约书亚影评

故事切入点很平常,不过是当年麦考利?卡尔金的《危险小天使》的炒冷饭之作而已。一开始就缺少了悬疑色彩,约书亚阴暗的眼神,落寞的神色,明显是个邪恶终极BOSS的最佳人选,完全没有达科塔?范宁在《捉迷藏》中那种剧情辗转,结局大反转的情况。我们需要做的,仅仅是跟随着镜头看约书亚这个邪恶正太如何一步步实施他的计划而已。

不过即使如此,但是在乔治?拉提夫的镜头下,有意识的留白,台词间的暗示,维拉?法梅加的极度崩溃与疯狂,还有雅各布?科冈精湛到位的眼神,确实为该片加分不少。

每个孩子都是天真并邪恶着的,他们天真,是因为他们的世界永远都是一张白纸,需要旁人指点自己加以涂抹;他们邪恶,也正是因为他们的世界永远都是一张白纸,如果他们做错任何事,在他们看来,有的时候往往是理所当然,没有什么世俗逻辑偏见的。

有人说,约书亚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唤起父母对他的重视,念得他的存在,可以给他一份让他倍感温暖的爱。

一开始,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在音乐会上捣乱,把小动物做成木乃伊,假意对妹妹亲热,接受基督教。

然而看到后来,才发觉并非如此。如若只是想唤起父母对自己的爱,何须在母亲的药物中做手脚,让精神衰弱的母亲疾病加重;何须残忍到眼睁睁制造灾难让祖母掉下台阶意外身亡;何须骗过心理医生让其误以为父亲对自己有虐待嫌疑?

一查“约书亚”这个名字,乃是《圣经》中的人物。他是摩西的助手,摩西死后,他成为以色列人的首领,将百姓带入迦南圣地。

他是解构者,是重建者,是打破原有秩序,重新建造维护新秩序的人。

因此,对照片中约书亚的行为,才有了可以说得通的解释。

焦虑不安精神紧张的母亲,土鳖可笑的父亲,宗教信仰偏执症的祖母,这些人,在约书亚的眼中,都不是好家长。他学习爱他们,他们却辜负了他。

有着家族精神病史却极力在外人面前隐瞒的母亲,对他的关爱未见得有多深,故而自然不是约书亚所期待的家长形象;对宗教有着狂热追求的祖母,在约书亚看来,也不过是个不称职的家长。剩下一个父亲,约书亚本来还对他抱有幻想,如伪装柔弱卖萌同父亲同眠。然而,到后来却发现,不过是一场错误的期望而已。

有人说约书亚只是为了同妹妹争宠罢了,然而随着剧情的进行,看来他对自己这个尚是一张白纸的妹妹并无多少怨恨之意,相反,他对她,更多的,是一种无容置疑的爱。

正因为爱,所以他愿意打破家中现有的秩序,重建他心中的理想家庭。他做出危害摇篮里妹妹的假象,只是为了引起父母的忧虑;他松开妹妹的手推车,只是在心中打赌和算计祖母。

片尾,只剩下他和妹妹,身为孩子的他自然无法抚养妹妹,那么被破坏干净的家庭关系就只剩下他引以为知音的舅舅了。

在旁人看来,这个舅舅是个花花公子,为人轻浮,浪荡于情场与家庭之间,似乎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然而,却只有这个似乎不太称职的舅舅才能听出他琴音中的才华与寂寞,才会在家中热闹喧哗之际于一堆人不关注的角落找到他,和他一起四手联弹。

此时的约书亚,唱出了胜利者的喜悦与寂寞:“你知道他们从来没必要不得不爱我,没必要,没必要,没必要;从现在开始,也没人再去爱他们了,但不知为何他们总想要拯救我,为什么啊,为什么。”

这是得多敏感绝望才能发出的感叹,那种用尽一切努力却无能为力只得破罐子破摔的心情如何轻易能解?

约书亚聪明、安静,孤单的性格不擅表达爱意。面对家中发生的种种情况,他只能温柔地注视母亲,安慰哭泣的奶奶,依偎在父亲身旁,以自己这种方式来表达和试探。

妹妹出生后,他的失落与示好都被家人所忽视,歌声中,他承认他们都爱着他,然而,他发现他所表达出的爱却是他们所不需要的。既然如此,不然打破现状,另外找合适的人选,过新的生活。

他将舅舅引以为知音,然而舅舅却在听到他这番动情歌唱后露出了愕然的表情,可见约书亚挑选的这位知音也并未他所最能满意的。

《约书亚》的各版海报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他站在博物馆一副巨大的画框前,瘦弱的他,面对着一家四口的合影,而居于最中间的他,却被画框截去了大半张脸;另一类则是他一个人孤独地站在自己一个人画像的大画框前,依旧是背对着观众。

胜利者都是孤独的。

他们站在属于自己的角落,或者高处,背对着世人,被人仰望,或者,遗忘。

即便是一切都已按约书亚的安排重新排列组合,可是,爱真的能像他所希望的那样回来吗?

对他突感愕然的舅舅,尚在襁褓的妹妹,谁能保证终有一日,约书亚又会在他们身上感到不被爱不被需要呢?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