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影评

(一)

《让子弹飞》是一部以谋求商业利益为目的的电影,而其商业上的成功是难以复制的,就如同姜文本身就是华语电影导演中最不可模仿和复制的一个一样,对于中国的商业电影来说,这种完全靠卡司气势和导演个人趣味来征服观众的做法,总觉得有点捞偏门的感觉,这样人力和物力支持,大多数导演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儿。《让子弹飞》影评也在首映后呈现井喷之势,而且好评如潮。

其实葛优和周润发,每个演员拿出来拍个戏票房都能奔着坐一望二(亿)而去的,《让子弹飞》中即使是打酱油的角色都不是白给的,无论人物大小,影片也确实给了角色充分的个性特征和诠释空间,再加上姜文本身所具有的话题性和人格魅力,有人喊出了四亿票房的预期,算一下加法的话,三位爷一人一亿,群星伙起来一亿,也不是没可能。

对于无条件喜爱姜文的观众来说,《让子弹飞》是一部无论怎么想象其精彩都不过分的电影,如果你偏爱《鬼子来了》那个路数的话,惊喜会更大些。算上这部姜文16年也只拍过四部电影,平均下来跟奥运会和世界杯的频率同步,其中《阳光灿烂的日子》和《太阳照常升起》可以算做姜文以与文革有关的青春记忆为蓝本的情书式的作品,而《鬼子来了》和《让子弹飞》则更多地体现出姜文以个人趣味为主导的创作方向。《鬼子来了》是有独立艺术品格的电影,其蕴含的沉重主题和表现上的谐趣性所形成的反差,是能够很好地包容姜文的个性化风格的,并赋予其中所体现出来的黑色幽默成分以极大的回味空间。而《让子弹飞》是部商业片,凸显的是单线条的故事和符号化的人物,姜文在改编时剔除了马识途原作《夜谭十记》中的阶级对抗成分,于是《让子弹飞》变成了一个类似于黑帮电影的故事格局,主题也被模糊化了,能升华一点的也就是葛优扮演的汤师爷临死前对命运无常的哀叹——刚刚还吃着火锅唱着歌儿呢,谁知道一转眼就到了这步田地。在这样的表意系统下,姜文自恋式的趣味展示略显冗余,不仅信息传达效率不高,也影响到了影片整体推进的节奏。

看《让子弹飞》是个很嗨的过程,而且从影片开始的段落响起久石让为《太阳照常升起》所做的主题音乐时,我就已经情不自禁地嗨起来了。有影评人说这电影140分钟有140个高潮,我反而觉得问题就出在这里。影片中姜文扮演的张麻子和周润发扮演的黄四郎之间的拉锯战看似很过瘾,实际上不过是小孩过家家的感觉,一个土匪,一个恶霸,大家对彼此的身份早该心知肚明,猫鼠游戏不是这么玩的,这些交手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做一个明星秀场,把这些姜文喜欢的段子和金句串联起来。影片最精彩的是头尾,开局很有气势,而结尾段落对群氓意识的刻画尽管有点反现实逻辑,但寓言化的创作意识是好的,问题出在影片中间部分的桥段在情节和主题的指向性上都不明确,虽然单看每个场面不乏精彩之处,但连缀起来并不贯通,而且略显冗长,一度让我感到疲倦。

中国的贺岁档电影蛮奇怪的,总是以死亡为卖点。去年有一部几乎死光光的《十月围城》,今年的《赵氏孤儿》中的几大主演也死亡殆尽,而《让子弹飞》从开篇打酱油的冯小刚开始,就一直没断了死人,好在这里的生与死都很欢乐,还不乏荒诞,只是至关重要的张默扮演的老六之死口味太重,估计有些观众会接受不了,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全国的凉粉销量。其实真正让我感到不适的是葛优之死,半截子人了还说那么多话,想想都觉得脊背发凉。

在我看来,《让子弹飞》远不是最好的姜文电影,但却是最霸气也最娱乐的姜文电影,而且在观影过程中不乏发现的乐趣。虽然有些失控,但我仍然从心里喜欢这部电影,毕竟姜文只有一个,他的每次出手都是不乏惊喜的,这种华丽丽的野性和自负,是只有在姜文的电影中才能看到的。但是这毕竟只是一部电影,而且还是一部中国电影,它可以造一个梦想,但其本身还是成为不了梦想的。

(二)

作为今年贺岁剧中最受期待的一部,《让子弹飞》没有让我们失望,起码比起之前全是恶搞的《大笑江湖》来说,要精彩得多。进影院之前,不看网上某些剧透文章的话,相信很多人一定以为《让子弹飞》是一群硬汉纯爷们的动作片,但看着看着你就发现,这其实是一部类似《大话西游》、《疯狂的石头》般的爆笑喜剧,虽然其中打斗戏份不少,但影片的亮点或者说灵魂是夹杂其中的一系列诙谐的言辞和搞笑的场景。

故事以土匪斗恶霸为题材,再加上葛优饰演的骗子从中推波助澜,这样的一群人聚在一起,可以无拘无束地整蛊恶搞,即使是那些酒桌上的荤段子拿来也不显得低俗,比如姜文把手放在刘嘉玲胸前还很正经地说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姜文的手下们那一段段为强奸案辩护的“大哥,你是知道我的”等等,因为他们都是一群市井草莽,这大概也是喜剧片选择以小人物为主角容易获得成功的一个主要原因。

既然是贺岁喜剧,观众进电影院就是图个乐呵,让观众高高兴兴痛痛快快地笑一场就是它的使命。影片刻意回避那些沉重的细节,即便是兄弟、义子的丧命的片段也尽量不去渲染,而从大的方面给以回应,比如姜文最后还是违背葛优遗愿回了鹅城斗周润发。既显得不与人性冲突,又不扫观众兴,算是喜剧故事中比较高明的表现方式。

当然,本片成功的地方在于剧本的给力,剧情不需要那些编剧们凭空创造,而是改编自已有小说《夜谭十记》,影片叙事显得流畅而完整。有一个好剧本就拥有了成功的一半,除了葛优的角色需要他那标志性的发挥外,其他角色只要按照剧本走就顺理成章地能出彩,虽然姜文不以擅长喜剧闻名,但在这部影片里他起码有不下十处让你不由得发笑的地方。

为了能在竞争惨烈的贺岁大军中脱颖而出,除了姜文、葛优、周润发三杆老枪主演压阵外,姜文邀请了包括冯小刚、刘嘉玲、陈坤等圈中好友助势,而这些配角们虽然没有主角那么多戏份,但几乎个个传神入戏,让人惊艳,极好地完成了蛋糕上樱桃的任务。

全片时长两个多小时,但一路看下来丝毫不让人觉得冗长拖沓,在一段段爆笑片段的推动下剧情发展连贯流畅。故事虽然简单,也没有什么深意,但就是看完让人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这也许就是一部好的影片应该达到的效果。最后,感谢姜文带来的这一部精彩影片《让子弹飞》,推荐有时间的朋友都去看看,再不济也是对得起票钱的。

(三)

看《让子弹飞》是酣畅淋漓的体验,电影里土匪们纵马跃出山林,那一组日光下漂亮的移动镜头,只有黑泽明的电影里才有。最后的高潮,山林中打斗,不过寥寥数人,却觉有千军万马。姜文的电影全是个性。也就是姜文个人气质——散发着浓浓的雄性气味,霸道硬气,率性,不犹豫、不扭捏,还透着骨子里的幽默劲。一个人怎么能这么霸道的自恋,这么自恋的霸道,这么自恋而霸道而让人喜爱呢?因为他的个性深处是敞亮和单纯。

姜文纯粹将这部电影当成了一个游戏。开头十余匹白马拉着火车在山谷间奔驰;姜文一手捏着刘嘉玲丰胸,一边宣称自己尊重女性,不会霸王硬上弓;麻匪打劫,一人一面具,面具上却印着四筒、九筒。拿着钱袋挨家挨户砸人玻璃,叮咣一片。在县城广场上,铺上满满一地银元,银锭(怎么也有几吨吧),转天再铺上一地枪支弹药。其实,片中众多细节经不起琢磨与推敲。但姜文的高明之处它赋予了影片一种亦真实亦荒诞的独特气质,用饱满的情节,密集的台词,一个接一个包袱,使观众沉迷在了他的气场里而忘记了所谓的情节合理。

我看《让子弹飞》,最大的感受就是,姜文真是把好刻刀。演员就像石材,导演就像是刻刀,印刻得好不好,要看他怎么把握材料。姜文几乎从不失手。刘嘉玲在子弹里演一个有情有义有欲的妓女,那么鲜活水灵,一个拧过来的背影,一个斜斜的眼风,风骚入骨。

葛优在在子弹里,他呈现出他最好的表演。他最大的特点就是,悲喜难分,在极端的悲中一转眼,滑稽相又出来,在滑稽中悲怆陡然叠加,滑稽又嘲讽了悲怆,滋味复杂难言。唯有复杂,所以丰富。葛优的复杂丰富,一直以来被低估,惯常让他演大喜,演大悲,却少有悲喜难分。子弹里他演的马县长,是整部电影里最精彩的人物。

这个小人物贪财怕死,狡黠圆滑,却又那么妩媚可爱,贴心贴肺。因为他的恶,是人性本身的恶,贪婪,好色,怕死,不是非人性反人性的恶。这种小奸小恶就像某些人脸上的痦子,生动而亲切。张麻子刚强,他柔媚,一张一弛,非常般配,再看看他们偶尔调调情,真是赏心悦目。而且他演活了一种有中国特色的人物:师爷。师爷是什么人物?是站步高,留步宽的人物,但是他自身没有下棋的权力,只有观棋的权力,有出招的本事。他就像乌龟一样,有时也会探头探脑一窥究竟,到了险恶之地又会立刻缩头回去,打死不出头。他们世故通达,最会揣着明白装糊涂。在中国,不会做人,就没法做事。世故即经营人际,最高明的世故是,他不全是为了人情,也不全是为了功利。在人情份上,功利你不得不给他五钱,在功利面前,人情他也替你担待三分。但也就是这三分五钱的交情,大难临头,他又是铁甲乌龟一只。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